2017年04月27日 星期四 13:20:09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在路上遇见长征

2017-03-03 10:53:11 作者:钟倩 浏览量(504) 来源: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

  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……”今年是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再次听到这首诗,不禁勾连起我的一段尘封往事。
  记得小学四年级,课余时间我坚持上书法班,教我的老师是刘建业。进入6月,学校接到通知,将在市少年宫举办硬笔书法比赛。每天下午放学,刘老师都带着我们练习。参赛指定作品是毛泽东的七律《长征》,刘老师把他的习作,复印后发给我们,不少同学就临摹起来。
  酷热的天气,简陋的教室,就像个大蒸笼,刘老师在黑板上耐心示范,汗水顺着脸颊流下,他掏出手绢,迅速抹下。他反复叮嘱,一定要先领会这首诗的涵义,理解红军长征的伟大精神,才能写出气势来。
  那一段时间,我天天练习,反复地练,不知疲倦地写,与其说把《长征》写百遍,不如说这首诗已经镌刻在我的骨血里,一种特别的情愫在生发,鼓舞着我。然而,比赛的结果发生“扭转”。那个下午,刘老师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,语重心长地说:“比赛你获了三等奖。”我的心蓦地跌落谷底,整个人像被粘在地上一样。“潘同学发挥不好,马上毕业,以后就没有参赛机会了,所以把你的一等奖让给了她。”这件事像一根刺扎入我的记忆,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释怀。
  多年后,我踏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。不知怎么,《长征》这首诗经常不自觉的被吟诵,无形中给予我力量。现在想来,我非常感谢刘老师,他的苦心安排,自有深意。只有经历一些事情,逐步走向成熟时,才能真正领会长征的精神。
  后来,我患上一场顽疾,大病初愈,再次拿起笔创作,手指颤抖不停,根本握不住笔。从那起,我开始练习写字,像小学生一样,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终于书写洒然如初。不久,报名全市的硬笔书法比赛,我的参赛作品就是《长征》,在笔划的腾挪转承间,在汉字的呼吸起落中,我深深感受到红军征途的艰难险阻和绝地逢生;笔腕更有力量,脉息更具张弛,42个字,就像42次重生,在生死罅隙中奋勇攀援,创造生命的奇迹,抵达成功的彼岸。
  长征——是用血肉之躯与不屈意志筑成的精神高原,是用红色精神与革命篝火抒写的心灵史诗。2006年,主持人崔永元发起《我的长征》大型电视活动,带领体验者重走长征路。没有敌人的追击,没有饥饿的胁迫,有的是体力长征、精神长征。其中,有一个叫陆昶全的大学生,他从福建宁化出发时,当地人问他:“你知道宁化也是长征出发地之一吗?”他摇头,不知道。“你当然不知道,因为从这里出发的红军基本上都牺牲了。”走到湘江边,宁化红军的牺牲地,他与队员们主动买了白酒,江边祭祀,泪如泉涌。
  正如崔永元说的,“最难的是对那段历史的眷顾。”红军长征的路程,是无法重新体会的,抑或是说,再多的重走,只是靠近,只是聆听,永远不能抵达与重合,这就是长征的不可替代性与无法超越性。如果说,今天乘坐飞机几个小时就能走完长征,那么读书,一两个下午也能“走”完,那是纸上的长征。对于现代人来说,长征的意义俨然不只是路途的长度,而是精神的厚度:即精神的掘进,在掘进中开拓,在开拓中磨练。因此,与其说重走长征路,不如说我们在路上遇见长征,无论以何种形式,都是精神的跋涉和心灵的成长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