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8月19日 星期六 06:13:52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老画家与小蛐蛐

2017-03-03 10:53:21 作者:严民 浏览量(1589) 来源: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

  77岁的刘志钰先生,少时随画家段黎民习画,后为著名山水画家关有声的入室弟子,并亲得李苦禅大师指点,擅长山水花鸟,与蛐蛐、蝈蝈亦有不解之缘。
  旧时,济南人把斗蛐蛐叫“咬咬”。刘老爷子从小喜欢蛐蛐,一到夏末秋初的清晨和夜晚,只要听到“瞿瞿”声响,便会带上蛐蛐罩和纸包儿尾随而去。逮着不能“咬”的油葫芦、尖嘴、棺材头,一般留下只是听响声。若是捕到身挺、背宽、头大、牙利的 “菊花头”、“大紫牙”、“梅花翅”、“金虱子”、“狮子头”,拿回家就要从蛐蛐包过进蛐蛐罐里,喂毛豆、饭粒养起来,留着去咬咬了。
  等到学会画画,刘老爷子除了自己亲手逮蛐蛐,也爱逛蛐蛐市场。那时济南有多处蛐蛐市场:城里的布政司小街,南关的东燕窝,西关的筐市街,林祥门外的小土山,最大的当数南门以北的升官街市场。
  升官街两旁摆满了一长溜各种各样的蛐蛐罐。卖家不断吆喝着:“大头尖腚,咬起来没命”,买家则用“蛐蛐胡”挑撩蛐蛐,看牙板,什么“上嘴、下嘴”,“黄牙、紫牙、白板”,评头论足。这儿的蛐蛐光卖不斗,咬咬另有去处。
  刘老爷子常常是光看不买,他关注的是不同种类的蛐蛐体态,仔细揣摩,回去再一一画出。
  特别令他振奋的是上曲水亭街看咬咬——老少爷们怀抱着蛐蛐罐,常常来此一比输赢。有的蛐蛐一出罐,就“递上牙板”咬对方;有的要用“蛐蛐胡”稍作撩拨,才能掉头咬起的叫“自来回”;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的《促织》篇中,有关于斗蛐蛐的描述:“俄见小虫跃起,张尾伸须,直龁敌领”。这时,人们都全神贯注地去看咬咬了,刘老爷子则拿出小画本悄然临摹,因此他笔下的蛐蛐才惟妙惟肖,精神抖擞,活似不败的长胜将军。
  步入古稀之年的刘老爷子童心不减,依旧喜欢养蛐蛐、蝈蝈。秋日窗前放养的蛐蛐轻吟长奏,冬日养在葫芦里的蝈蝈欢叫不息。不信?你去英雄山下的花鸟、蛐蛐、蝈蝈市场打听一下,没有人不知道那白发白眉长髯刘老爷子的!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普惠金融与大众创业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