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5月23日 星期二 09:07:53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千年的叮咛

2016-01-12 15:28:47 作者:徐可顺 浏览量(3333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作者简介

徐可顺,山东省散文家学会会员,周三读书会会员。


春夏之交。示范园内花草葱荣,绿树成荫,时空中飘来似有还无的泥土暗香,鸟雀“唧唧喳喳”在树梢上、田畦间划弧、起舞,像是在传递春的音讯与密码;二月兰、郁金香和一些不知名的花木心领神会、斗艳怒放……绿树,琼枝,花海,裹不住我鸟雀般撒野的心儿。不远处,一铺石工,腰一弯,身体成了弓,百十斤重的白长方石块就提在腰际,挪步向东,重重地抛在另一石板的下游;他瞄眼下蹲,调正石板,又用小皮锤敲击,声音由最初的返响变得沉实不语。抬望眼,一条S形石板路像银色飘带伸向远处,这头系着我的脚,另一头飘向了偌大的樱桃园。

“大哥,歇息一会吧,看你后背都湿透了。”“那能歇啊,今儿得种草,不然下雨就把土冲走了。”我紧盯着他蠕动着的下颌,一簇簇茁壮地、黑白相间的胡茬附和着。“大哥哪儿人啊?”“山里人,城里能干这活的,只有咱山里人啊。”看着其他两位同行,铺石哥没加思索地对我说。“山里空气好,我挺喜欢去山区玩!”我想像着山区葱翠淡香的绿叶、灵动无忧的山间溪水随口飘出了这句。

“青山绿水的,是挺好。”“等山村游发展了,就不用出来干力气活了,坐在家门口就挣钱。”“唉!”另一位铺石哥抢过话题,“话不能说绝了,旅游对你们是好事,可庄稼人为多挣几个钱,整天在城里打工,山上的庄稼就顾不上,秋上柿子、核桃、瓜豆熟了,就常被人摘走,留下的塑料袋还弄脏了地……”说话间,他双手一摊,露出一脸的无奈;我的心更像被戳了一下---往年夏日,游人野餐后食品包装袋无意间遗留在山野;“孩子,接住!”不远处趴在那棵大核桃树上的父亲,朝孩子扔下一个略显青涩的核桃,惊喜的喊声略有点刺耳,树下有游客低头说笑着采摘着绿豆……

是啊,南部山区是我们的绿肺,工作或生活重压下,喘不过气来的人们,谁不想去那儿兜兜风、润润眼,放飞心灵小憩一会呢;可置身山间农人家园里,有谁回检过自己的身份、体恤过庄稼人的辛劳,读懂野夫田妇的守望之语呢?!

春华胎孕着秋实。文明的时光像山涧的涓涓溪流,日夜兼程,一晃不知到了流年何站。秋日上午,我恍如又现果园:漫山果枝上缀满了羞红的苹果、金黄的柿子,地垄青稞上的毛豆也膨胀着大肚子,借着微风显摆起来,好一幅涨姿势!游人像爱惜自己客厅一样,将废弃不用的塑料袋随手拣起、装入挎包;土地爷笑哈哈张开毛孔深情地呼吸,阵阵果香与泥土香味充盈鼻腔……

“老爸,我要吃苹果。”小女孩仰头望着树上那低矮的红苹果、揪着父亲衣角嚷嚷着。“乖,那是果农伯伯的,伯伯不在,我们能摘了吃吗?”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,不语了。多怡心赏目的一幅秋园丰收图啊!当然,这丰收的硕果里,也还萌发着文明游园的种子。 “老师儿,别光看啊,来园里荫凉地喝点茶!”我神游当儿,不远处,一位乡人放下手中的活,冲我喊着。“好!”我应承着,幸福着、回嚼着,几滴水滴在脸颊蠕动着……

超然梦境,我脑际萦绕:原来旅游即是一次做客,主尽主谊,客守客礼,天地之道也。正所谓心对了,位正了,事就对了;人美了,景绿了,情就融了。

我开灯下床,起笔回咀:“夫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。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。”

往事越千年,斯人谆谆言。现在想来,东坡居士这千年的叮咛,不知还要入梦几回、咂摸到何时才肯休?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