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07:44:45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母亲的脚步声

2017-09-28 09:31:42 作者:钟倩 浏览量(246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  不知从何时起,母亲的脚步声,变得越来越陌生,让我难以分辨。
  16岁那年,一场大病悄然降临,我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,病情发展的很快,我不能下地行走了。那段时间,我躺在床上,天天以泪洗面。每天放学的时候,听到楼里小伙伴们的声音,我是说不出的痛。然而,母亲沉稳的脚步声却使我一阵欢喜。她四处求医问药,打听偏方,一个小广告也不放过,出门前她经常对我说:“等我好消息,我们一定能够治好!”每每听到她上楼的动静,我便有些激动,翘着脑袋仔细辩听,觉得那声音会带来希望。
  疼痛,变形,晚期,致残,癌症,这些字眼灼烧着我,何尝不灼烧着母亲的心呢!周围很多人都说,“这种病很缠手,不好治!”但母亲摇摇头,坚定地说:“我闺女会好起来的!”没有等来对症的药方,等来的却是母亲的坚守。无论是出去给我抓中药,还是买菜,她回家时上楼的声音,都是那么的悦耳。一包刚出锅的糖炒栗子,一个香喷喷的炸鸡腿,一块沙瓤的西瓜……每次她都给我带回好吃的。对于病中的我来说,先听到母亲的脚步声,再见到好吃的,不禁满眼惊喜,高兴得像个孩子。我觉得,那脚步声就是母爱的声音。
  家中多了一个病孩子,母亲从未抱怨,也从不放弃。在外人眼中,她有些疯,整天风风火火,进出来去匆匆,还经常丢三落四。一次,我写的文章在报上发表了,获知消息,她第一时间去收发室找样报,走得太快,回来时她不小心跌了一跤,把膝盖磕破了,后来我才知道内情。我的眼里噙着泪花,告诫自己,“一定要写出个名堂来,成为受人喜爱的作家,让母亲为我骄傲!”
  还有一次,我牙疼持续半个月不见好,去看医生。朋友用轮椅推着我,母亲在后面跟着,不一会儿,母亲就超过我们走在最前面,把我们甩在后面好大一块。我第一次发现,母亲走路特别的快,几乎是小跑。我蓦地明白,她是心中有所牵挂,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看到这里,我的泪水滑落出来,朋友见状,我赶忙伸手抹了一下,说,“风大眯了眼。”
  从那,我经常对母亲说:“出门别那么慌张,这样对身体不好!”她依然改不了这个习惯。后来,父亲也患上重病卧床了,母亲的担子更重了,她的脚步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,很多时候,都辨认不出来,我焦灼不堪,又深感无力。
  去年母亲病倒卧床了,那段时间,我再也听不到她的脚步声了,我是心如刀绞的痛。经过治疗,母亲在屋里锻炼走路,弓着腰、挪着步,一步、一步的……汗水浸透衣服,她咬牙坚持,慢慢地,恢复到过去。她的脚步变得拖拉起来,跌跌绊绊,深一脚、浅一脚的。光听脚步声,以为是个上了岁数的老人。她的脚步声令我陌生起来,徒生些许恐慌:母亲就这样老去了吗?我不允许她变老,不允许她生病,让她一直陪伴着我——岁月催人老,那只是我痴缠的渴念罢了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