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07:45:36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这座城市有我童年的记忆

2017-09-28 09:44:33 作者:任波 浏览量(210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  生在这座城市,长在这座城市,自然就把感情融入到了这座城市。当听到童年这个词时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她的样子。
  小时候家住老火车站前的一条小巷里,那条街上有与我一起疯跑的童伴,有小路上运煤的地排车,还有街口飘过的锅贴馒头的焦香……那时候因为家里生活拮据,假期就会帮助大人们干些活儿来减轻压力。我家附近有个蜂窝煤厂,暑假里,我与小伙伴们拿着自家的笤帚簸箕等在路口,当运输煤粉的地排车经过时,我们就会一哄而上,抢着扫起地上撒漏的煤粉,然后堆到家里。煤粉一天天赞起来,像一座小山,大人们利用休息日打成煤饼用来生火做饭。孩子们在一起的日子,辛苦也成了乐趣,大汗淋漓的在骄阳下抢着扫煤粉竟然也是乐此不疲。
  辛苦是值得的,煤粉攒得多了,大人会给5分钱买冰棍吃。我们总是舍不得将5分钱全部花光,而是买一只3分的冰棍,然后将剩下的2分钱攒起来。慢慢的,一个夏天过去了,已经有了几毛钱的积蓄,上学路上会花上两分钱买一个糖豆,或是5分钱买上一个缠糖,这时候心里比糖还甜。
  在我的记忆里,儿时的美味并非鸡鸭鱼肉这些“奢侈品”,那时候这些东西都要票,而且也没钱购买。我们的美味无非是树上的槐花,泥土里的蝉猴(俗称知了猴),还有街口的锅贴馒头。槐花、蝉猴随着季节稍纵即逝。而锅贴馒头是我小时候唯一能够在一年四季都有可能享用的美食了。那时候大都是自家蒸馒头,到街口买上一次锅贴馒头也是一种奢侈。那里的锅贴馒头是一种细长的高装馒头,年少的我并不了解锅贴馒头的制作工艺,只记得那馒头的一面上有焦黄蹦脆的饹馇,热气腾腾的馒头伴着脆口焦香的饹馇,什么佐餐的食物都不要,单这馒头就能吃上好几个。
  入冬,春节一天天临近了,寒假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刻,我们小孩子会拿了鱼票、肉票、烟票去万紫巷商场替大人们排号采购,再拮据的生活,在春节也会变得“富有”,新衣服,好吃的,都会在春节享受到。家里没有更多的钱,因此鞭炮不到大年三十是得不到的。这时候,夏天省下来的冰棍钱就派上了用场,拿出攒了半年的钱,两毛一分钱可以买一挂100响的浏阳小鞭,然后一个个拆开放,极要好的朋友可以得到分享,爆竹声中,雪花飞溅,欢笑声回荡在大街小巷……慢慢长大了,这座城市也在成长,原来住过的小街巷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和都市繁华,老城的土气逐渐被时尚的气息所淹没,而提到童年,脑海中还是火车站那古老的钟楼,小路上那运煤的地排车,还有那街口锅贴馒头的焦香。
  泉城济南,一座既古老又现代的城市,她是我童年的记忆。我爱这座城市,源于她承载着我童年的记忆。我爱这座城市,因为她是我的故乡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