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10:31:24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莼菜:得文人者得天下

2018-09-21 09:33:20 作者:雨兰 浏览量(272) 来源: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

  说起莼菜来,应该是蔬菜里面名气最大的一种了。
  关于莼菜,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历史上那个著名典故,莼鲈之思。但凡对美食文化知道点皮毛的,谁不知道张翰的莼鲈之思呢?虽然,当年张翰辞官回家,说是思念家乡的莼菜和鲈鱼了,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借口而已,张翰辞官,其实还另有政治方面的缘由。
  关于莼菜,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:得文人者得天下。
  莼菜应该是所有菜蔬里得到诗文赞誉最多的。如果有人专门搜集整理一部关于描写莼菜的诗词文章的书,肯定能排满500个页码。接下来就数落一下哪些文人吃货写了莼菜的绝妙诗文。
  曾长期在江南为官的白居易老先生也嗜好这口,有诗为证,他的《春末夏初闲游江郭》诗里写道:“绿蚁杯香嫩,红丝脍缕肥。”在《和微之诗》一诗中,白居易又写到莼菜:“鱼脍芥酱调,水葵盐豉絮。”诗里面的“水葵”就是莼菜。“松江蟹舍主人欢,菰饭莼羹亦共餐”,这是张志和《渔歌子》里面的诗句;“饭稻以终日,羹莼将永年”,这是储光羲《采菱词》里面的诗句,看出诗人对莼菜的热爱;“翠叶森森剑有棱,柔条忪甚比轻冰。江湖若借秋风便,好与莼鲈伴季鹰。”宋代诗人许景迂的这首《茭白》诗,单看题目是写茭白,其实也是写纯菜和鲈鱼,更是写诗人的情怀和志趣。“人间定无可意,怎换得玉脍丝莼”。超级吃货陆游在《洞庭春色》里也是不吝夸赞莼菜的美味。清代著名吃货李渔在文章里写道:“陆之蕈,水之莼,皆清虚妙物也。予尝以二物作羹,和以蟹之黄,鱼之肋,名曰‘四美羹’。座客食而甘之,曰:‘今而后,无下箸处矣!’”在吃货李渔心里,水里生长的莼菜,是“清虚妙物”,不同凡俗啊!明代著名文学家“公安派三袁”之一的袁中郎写诗文妙赞莼菜的外貌之美和滋味之美:“其根如荷,其叶微类初出水荷钱,其枝丫如再珊瑚,而细又如鹿角菜,其冻如冰,如白胶,附枝叶间,清液冷冷欲滴。其味香粹滑柔,略如鱼髓蟹脂,而清轻远胜。半日而味变,一日而味尽,比之荔枝,尤觉娇脆矣。”在袁中郎的笔下,这莼菜之美,这莼菜之味,简直就是绝世美味啊!
  想想,一种菜再其貌不扬,可也架不住那么多文人墨客的吟诵夸赞啊,他们又是诗词又是文章又是书画的,然后再一传十、十传百地传播开去,想不出名都不行。
  那么,被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们一再吟咏赞美的莼菜究竟长着怎样的“美貌”呢?诗人们的描述总是带有修饰夸张的意味,我们看看农学家和医学家笔下的莼菜,应该会比较客观一些吧。
  《齐民要术》里如此记述:“莼性纯而易生,种以浅深为候,水深则茎肥而叶少,水浅则茎瘦而叶多。其性逐水而滑,故谓莼菜。”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里这样描述:“莼生南方湖泽中,惟吴越人喜食之。叶如荇菜而差圆,形如马蹄。其茎紫色,大如箸,柔滑可美。夏月开黄花,结实青紫色,大如棠梨,中有细子。春夏嫩茎末叶者名稚莼,稚者小也。叶稍舒长者名丝莼,其茎如丝也。至秋老则名葵莼,或作猪莼,言可饲猪也。又讹为瑰莼,龟莼焉。”李时珍倒是没有夸饰,而是客观细致的描述。
  其实,莼菜长得还真是貌不出众,江南水乡里一种普普通通的水生植物罢了,谈不上让人多么惊艳,当然,相貌也不古怪奇特,还不像茭白,植株生了一场病变后,变出那么一个白白胖胖肥嫩婴儿般的果实。
  谁说文学无用?
  一种水生的普普通通野菜,引来了众多文人墨客吟咏抒写,想不出名都难。莼菜如此暴得大名,也就自然而然了。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