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10:01:42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聚会的“私心”

2016-02-14 15:57:09 作者:从昂 浏览量(3938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两个月前,突然被同学拉到了一个微信群。进来一看,原来都是久违的高中同学。看到这些熟悉的名字,一张张大大小小、肥瘦不一的娃娃脸顿时浮现在眼前。

当时,高中文科班里男女比例严重失衡,可谓美女如云,但却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的三年。每天一睁眼,就要记单词、背课文,无休止地做题考试,直到深夜;每天一上课,就要面对数学、英语、语文各科老师轮番地灌输考较,直到放学。课桌上,复习题、练习册、试卷本,各种书籍堆得比人都高;脑子里,做错的、不会的、忘了的,各种试题几乎把人逼疯。直到20年后,偶尔还会梦回高中,被一道道不知如何下手的考题惊醒。

今天,久违的同学逐渐以“人找人”的方式从天南海北把人又拉回到同一个微信群里。一有人提议聚会,个个热情高涨、纷纷点赞。说来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多年不见反而会产生越来越重的怀旧之情。最近老爸老妈就突然决定回到40多年前上山下乡的穷乡僻壤再去看看。

盼望着,真到了聚会的那一天。再见老同学,当年豪情顿起,推杯换盏、把酒言欢自然是少不了,几杯烈酒下肚,只觉头重脚轻。当迷迷糊糊看着一副副面红耳赤的脸庞,听着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笑闹,那一刻从眼前这张张“奔四”的面孔中看到的竟全是那时的自己。

坐在酒桌对面的那个胖子,当年长得又高又瘦,踢球时绊我摔了一大跤,膝盖流出了鲜血;过来敬酒的这个女生,当年正是我的同桌,上课时一起偷吃零食结果被政治老师逮了个正着;坐在中间的那位,当年是我们的班长,首先站起来痛陈蓝白校服的丑陋,激励的我们齐声反对班主任天天穿校服的倡议……

猛然间我意识到,期盼这场聚会的真正原因,或许不单是为了凑个人数、图个热闹,也不只是为了接续20年前的友谊,主要是为了满足一种“私心”——需要通过这场聚会、追忆高中时光来找回那时的自己。

人生的经历与回忆并非是只由自己构成的独角戏,尤其是高中那会,更像是天天与数十个同命相连的“倒霉蛋”在书本围成的“监狱”中苦熬。后来,我也常常闭上眼尽力从黑暗中多捞取些记忆,可得到的却都是碎片、模糊、单线条的灰白场景。这让我常常觉得记忆链条上出现了三年的断片,隐隐感到是人生的一种缺憾。时间越久越是希望能够弥补这种缺憾。

眼前的这场聚会,搂着肥瘦各异的肩膀,看着变化或大或小的面孔,听着被添油加醋的搞笑桥段,许多当年所处的场景、所经的喜怒哀乐立刻清晰、鲜活、立体地从脑海深处蹦了出来……同学聚会恰恰是找回那时的自己、填平记忆裂痕的最好方式。

坐在酒桌上嘻嘻哈哈、打打闹闹的这些老同学,有的是商人,有的是老师,有的是官员。但老同学聚会完全不会受现实中职业身份、社会地位的影响,而是情不自禁地代入到过去学生时代、扮演着那时的自己。尽管面容已老,但同学间那股气氛却依然如故。

深夜了,同学们在笑声中四散而去,那段缺失的记忆却在脑海中萦绕,参加聚会的“私心”也暂时得到了满足。只可惜人的记忆总是随着时光的推移而渐渐消退,但愿若干年后又会有一场同学聚会让我重拾那段时光、找回那时的自己。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