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09月20日 星期三 13:37:14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博报

流动性,汇率与降准

2016-03-02 09:01:40 作者:李爱英 浏览量(3503) 来源:《走向世界·天下泉城》杂志

      最近,面对实体经济的困境以及企业的出清运作,市场资金面紧张起来,不少人期望央行出手降低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,为市场提供更多流动性,从而为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。但2016年1月21日,中国人民银行一次关于流动性会议,打破了市场的幻想。央行不会用降准降息的方式来缓解市场资金紧张,至少近期。这是央行召集国内20余家主要商业银行召开的一次提前沟通会,吹气会,也是预警会,提醒会,号召各商业银行重视和关注流动性管理,特别是春节前后的预期管理,要各家提前准备三周的流动性计划报央行。这次意在低调的内部会议引起了金融界的严重关注,会议记录在网上流出,然后很快被删。

  其实,中国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之高是世上之最,最高2013年在17-21.5%,现在也是15-18%。最低时是2003年的6%。世界上不少国家没有存款准备金要求,如英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等,美国、欧盟、日本、台湾有存款资本金,一般在1-4%左右,只有美国对大型银行是9%,中型银行是3%,小型银行是0,没有哪个国家超过10%。比较一下就明白了。为什么中国央行要这么高的准备金率?一是保姆式的监管模式和控制风险思路,其中心思想就是对市场不放心。认为人定胜天,只有央行集中大量资金,才能增强调控能力。二是外汇占款的需要。由于前10年,中国外汇储备激增,截至2014年底外汇储备接近4万亿美元,世界第一,外汇储备占央行总资产的比重已超过80%,连总理都说外汇储备不是越多越好。加上特殊的结售汇制度,使得对应增加了人民币的投放量,成为人民币投放了主渠道。2003至2013年外汇占款占基础货币供应的95%以上,并且在2005年至2007年持续超过基础货币发行量,2015年12月末,广义货币(M2)余额带超过139万亿元,M2/GDP全球企高。也是这个原因,市场流动性泛滥,带来很大对冲压力,央行只好通过存款准备金来回收货币,步步提升,达到了变态的20%以上。货币超发也引发了各行各业的投机风潮,不仅仅是金融行业,当然金融业首当其冲。人民币纳入SDR,人民币市场化要求更高。2015年“8•11新汇改”,调整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机制,谁知启动了潘多拉魔盒,发挥了连锁反应,人民币汇率暴跌,资金外流。最新的数据显示,2015年外汇储备余额为3.33万亿美元,一年下降5127亿美元,创三年新低,结束连续多年增加的局面。央行紧急干预,总算平稳下来,但也开启了资本外流的趋势。外汇占款负增长,意味着央行发行人民币的主渠道干涸,为了货币投放,2015年进入降准通道,而且发明了无数的洋宝贝——SLO、MLF释放流动性,但流动性紧张仍不时出现,但表现形式不同,一会儿是钱荒,一会儿是股灾,一会儿是汇率剧震,但根子是一样的。

  总而言之,流动性、汇率和降准三者直接相关,用官方语言来说,汇率中长期向下压力较大,贬值预期,外汇占款下降,市场流动性紧张,降准是释放流动性的有力武器,但也加剧汇率下降预期。权衡利弊,汇率“维稳”更为急迫,投鼠忌器,期望找到万全之策:不降准,改用各种洋宝贝多管齐下,缓解流动性紧张,但洋宝贝们与降准的最大不同在于不通明。给谁不给谁,给多给少,价格高低,均不透明。往好处说是灵活调控,往坏处想可能更增加了市场的想象空间,不见得会达到央行的初衷。

分享到: